飽受驚嚇的一夜

昨晚半年不見的蔡姐自美國回來,第一次接受蔡醫師的刺絡治療,原本還擔心她半年前治療的五十肩,會不會變的硬梆梆的沒辦法刺絡,從房間出來的她,笑容滿面的像個小孩似的高舉右手,大聲的喊著真的太好了,真的太棒了,她的手高高的舉過頭,我的心也放下了,跟著替她感到開心。

但是昨晚整個就是擔憂跟歡喜的交錯夜,另外一位意外之客也出現了,去北京工作二個月的石小姐,回台陪父母的短短時間,臨時也約來讓院長急救她臉,一看就是壓力大讓肌肉變硬又腫,害我也著實的擔心了一下,還好硬雖硬年輕人可以忍痛,院長幫她的臉刺絡還她小V臉了。

青花瓷的貴賓們已經把我們當成她生活必需的一環了,不管出去多久,回來一定上門來報到,讓我們的肌肉管理師幫她放鬆因為打拼工作而緊繃的肌肉,同時也一定要蔡醫師幫她治療沾黏的肌束,這樣的黏著關係,我想我們雙方都很享受彼此之間的依賴感。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