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偏頭痛Migraine相處的日子

從小會因為頭痛而無法上學,做過各種腦部檢查都正常,最後確診是偏頭痛,只能和偏頭痛和平相處,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法則。

但是到後來每每發作時間都在清晨痛醒,根本來不及服藥就開始眼脹怕光、太陽穴的血管搏動、抽痛、噁心、嘔吐,需要急診打針!

心想這輩子只能如此?那真是一顆不定時炸彈,何時會踩到地雷都不知道,內心浮起對人生的負相想法;也曾積極地想只要不頭痛,什麼都願意。但一切都只是美好的幻想,找不到解決的方法,只能頭痛醫頭!

因為偏頭痛開啟了我的中醫之路,既然西醫找不到答案,我和一些人一樣,開始嘗試替代療法-中醫,想要擺脫贏弱的身體,找到和身體相處的最佳條件,進一步讓身體維持最佳機能狀態,降低偏頭痛的發生機率,甚至不發生,我的真正人生從身體的低標開始。

其實從小我就不吃中藥,真是被偏頭痛折騰的沒辦法了,心想估且一試!或許運氣好遇到好醫師,居然服用中藥會好,但是沒有調養的想法,頭痛時好時壞,只是服藥的副作用少,但仍會發生。開始針灸、推拿…但又或許運氣不好,總覺得沒有找到源路,解決問題!

心想乾脆自己找答案,就一腳進入中醫世界,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個年頭。當然跟內經至少二千年比,算資淺。但非常高興活在中醫和西醫並存的年代,可以同時接受兩種醫療體系的熏陶與治療!

 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