氣喘治療經驗談

對氣喘的治療緣自我父親,因年少時抽菸,原本抱持著僥倖的心理,不會發生在父親的身上,但是在年邁的70歲,氣喘找上門了。

正確的名稱應該是COPD,在急性發作時,胸腔科醫師用心的幫父親控制助病情。
我眼睜睜的看著用藥愈來愈多,副作用一樣樣的出現,父親仍舊無法好好呼吸的表情,刺痛著我的心。雖然有西藥師、中醫師的背景,但在面對急性發作時,我的醫學背景反而讓我對治療怯步,深怕一不小心失去了父親。

病情控制了,但是父親的身體愈發衰弱,看著父親失望的表情,無力的問我:難道中醫無法治療?

有著西醫的解剖、生理、病理專業醫療知識,讓我覺得要死馬當活馬醫,根本是不可能!

但是最愛的父親正在消失中,就估且一試吧!

終於再次見證中醫的實力,雖然仍會偶咳,但已經可以正常下田勞動,不用再用藥了。

在心底,又再次挑戰西醫的框架,領略中醫的奧妙!

發表迴響